Flash Menu

 
鐞嗚鐮旂┒
论吴昌硕的诗(四)
作者:丁羲元  
发布时间:2015/1/20

但是,吴昌硕终于未能在仕途上有所加进,也终于为成为诗人。随着他交友的增进,和篆刻、诗书的成就,又引发了他对绘画的兴趣和开拓。光绪癸未(一八八三)三月,他奉檄赴津沽在上海候轮期间,又因高邕之的介绍,认识了杰出画家任伯年。吴昌硕为任伯年刻了颐颐草堂出阴任颐两方印(此事至今不为人所知),任伯年作为答谢,画了吴昌硕的肖像芜青亭长四十岁小影,后有杨岘题芜青亭画像。吴昌硕自于任伯年订交后,其实已开始了他人生和艺术的新途。影响吴昌硕一生最深巨的二人,是杨藐翁和任伯年,吴昌硕均师事之,而关系在师友之间。此后,任伯年为吴昌硕所写诸像如《饥看天图》、《棕荫纳凉图》、《酸寒尉图》等,都有杨岘题诗题跋,其中消息,当非偶然了。至一八八七年(丁亥),吴昌硕已有若干题画诗,作画之兴趣已甚浓了。他自云:余性喜画,自游寓江左,与诸画士遇,其艺之尤精者,余必有其画。诸君皆名重一时,人求其画,非兼金不可得。余有求必应且速,余辄以篆刻答之。他与张熊、蒲华、顾沄、陆恢、胡锡珪以及此前之胡公寿、高邕之、虚谷等之交往皆如此。吴昌硕能以己意出发,参合诸君,故画艺进境甚速。他又不无自负地说:余年来也颇学画,率意为之,自适其趣。人或谓似青藤,或曰白阳,余多不自知,与诸君无一仿佛。独酷好诸君画,诸君也不遐弃余。其实在丙戌、丁亥间,他又何曾见过学过青藤、白阳?但吴昌硕的自我感觉(其自信)已极好,这就为他在以后岁月将诗、书、金石篆刻融汇于画中,准备了条件,同时,也调整了他诗歌的方向,成了画家之诗,承传了诗中有画,画中有诗的中国文人传统。

三、吴昌硕诗歌的内容,几乎有三部分构成,一纪事,二交游,三题画。在现成的近二千首中,无论手稿和诗集,皆以编年为次第,因此倒可看作是一部诗的编年録,或诗的年谱。从他的诗章中,可以看到晚清至民国初年,一个下层知识分子备受之颠沛苦辛,直至其成长为画坛宗师的艰难历程,吴昌硕的遭遇是深具其时代性的。

㈠﹒吴昌硕一生处于鸦片战争,太平天国等战乱动荡之中,最后又经历腐朽窳败的清王朝之覆灭,直至民国仍未见昇平,又陷入不断地军阀混战之中。这在他诗中有大量的纪事诗,特别是中年以前,他的辛酸苦涩的命运,展露无遗。《庚辛纪事》,回忆他从烽火血腥中逃离死亡之惨境,一炬尽焦土,几家沈劫灰。何方堪避地,有路是泉台,过着纵饭亦充泥,颜色惨凝鬼的流离生活。整个安城,一片劫灰,亡者四千人,生存二十五(《别芜园》)。他的原配章氏夫人病死难中,乱后遍寻不到葬身处(《感梦》)。但他与施酒结婚后,生活似乎恬静多了:竹里西风搜破屋,无眠定坐灯前卜。谁家马磨声隆隆,大儿小儿俱睡熟(《忆内》),其实仍是那么忧心忡忡。他长期处于饥看天的窘境。任伯年为他画《饥看天像》,他自题有云:胡为二十载,日被饥来驱。频岁涉江海,面目风尘枯。深抱固穷节,豁达忘蹉吁。生计仗笔砚,久久贫向隅。典裘风雪候,割爱时卖书。卖书犹卖田,残阙皆膏腴。我母咬菜根,弄孙堂上娱。我妻炊扊扅,瓮中无斗糈。故人非绝交,到门不降与。……这些皆为实録,写得一何酸楚。在题《酸寒尉像》中,更将官场之炎凉和微官德心态活脱描画,以自嘲而讽斥之。达官处堂皇,小吏走炎暑。束带趋辕门,三伏汗如雨。传呼乃敢入,心气先慑沮。问言见何事,欲答防龃龉。自知酸寒态,恐触打府怒。怵惕强支吾,垂手身佝偻。朝食蹉未饱,卓卓日当午。中年类衰老,腰脚苦酸楚。其宦情之苦,逼得诗人郁郁悲   ,最后以画像对酒共醉,权作醉尉看,持杯相尔汝。借酒张胆,对残酷之现实憎恶和抨击之。吴昌硕甲午(一八九四)秋应吴大徵之召赴山海关,帕首出关,将议战倭(杨岘语),是他一生最豪情勃发之举。形诸其诗,有《临榆县旅店醉后作》、《芦台秋望》等作。旗翻龙虎日边来,六尺天门轶荡开。万里秋光看不尽,独披风冒上芦台。赋诗作画,寄情写字志,一吐多年官场沉沦之气。他终身追忆此壮行,平生足迹半天下,匹马曾游山海关。关外雪花大如掌,至今忆着鬓毛斑。任伯年于临终前为他画山海关从军图肖像,惜已不存,也可想见其慷慨之志。吴昌硕于已亥五十六岁(一八八九九)最后退出官场,离开安东县,刻印有弃官先彭泽令五十日,并题诗:官田种秫不足求,归来三径松菊秋,我早有语谢督邮。一种有如陶渊明归去来之快感,溢于辞外。

㈡﹒吴昌硕的诗,偏于书写他个人的兴衰遭际,很少有直接涉及社会、时事的内容,但从他的纪事诗和交游诗中,却也真切地反映着他的时代。他的诗,更多的记其交游,诚如金铁老嘱咐他的,劝我学游还学诗,谓不知其诗负游屐。他的交游诗展开了大量的和长达五十年的交友和记游篇章,真是迷花照眼,令人应接不暇。

其早年以《怀仁诗》十七首和《十二友诗》为代表作,为二十六位师友写照。以七言律绝之句,生动巧妙地写出其人之性格、艺术和精神之风貌。如任伯年,颐:山阴行者真古狂,下笔力重金鼎扛。

忍饥惯食东坡砚,画水直剪吴淞江。

定把奇书闭户读,敢握寸莛洪钟撞。

海风欲卷怒涛人,瑶琴壁上鸣睜璇。

此首写出任伯年之豪情古狂,其艺术上之探索苦心和风格的高古金石之气,同时也任伯年的嗜好奇书瑶琴娓娓点出,以及他居近吴淞江的草堂风光。任伯年的室号有颐颐草堂,其实即来自对奇书瑶琴二者之深好,此并不为人所知。虚谷曾画任伯年《山阴草堂图》,如与此诗对看,即可知其佳妙。画水直剪吴淞江,极喻任伯年作画之多且快乐,其气势落笔如飞,足可遏绝江流。其中二字,也就是吴昌硕后来为六三园题匾剪淞楼之源来。(按杜诗有焉得并州快剪刀,剪取吴淞半江水,为此句之出典。)

再如写蒲作英,华

蒲老行叶大于掌,画壁古寺苍厓边。

墨汁翻衣冷犹著,天涯作客才可怜。

朔风鲁酒助野哭,拔剑斫地歌当筵。

柴门日午叩不响,鸡犬一屋同高眠。

蒲作英为海上派名家,其风格和为人豪放不羁,尤善水墨湿笔,被称为蒲躐蹋,由墨汁翻衣竹叶大于掌可知。他对时世颇多冷眼相对,居闹市而一尘不染,有高人之风。他住处四邻妓院(今之谓红灯区),但有许多女妓向他学画,他均悉心指教。其不问世事正是深明世事,柴门日午叩不响,鸡犬一屋同高眠,其处贫乐道,心境闲适若此。

缶庐诗中为画家所写诸篇什,总体上展示了海上派画家等的艺术精神和个性风姿,也甚具史料价值。如手稿中《哭任伯年先生》一首,记任伯年光绪廿一年乙未十一月初四日殁,成了任氏卒年之确证。他如吴昌硕与诸师友的交游行迹,也多可从其诗中求证。因而他的诗也可作为他那个时代艺术史的一种素材,而弥足珍贵。

吴昌硕后期(可以《缶庐诗》出版的癸巳一八九三年为界,或泛指本世纪后)的交游,最有特点的是与许多国外特别是日本友人、艺术家的交往,留有大量的篇章。吴昌硕最早与日本人交友,也许是四十八岁(一八九一)时日下部鸣鹤的到访,在上海求他刻印,吴连夜构思刻毕,天明送到岸田吟香的乐善堂店中,不意因衣衫不整当作乞丐被赶出来,一时传为佳话。吴昌硕后赠诗有云:

寥空一鹤翔,归梦蹑扶桑。

冷抱琅玡刻,闲栖石鼓堂。

冻梅寻伴侣,短札羡康强。

想见论书处,南天忆古狂。(一九〇一年题《老梅图》)以后还为《题日下部鸣鹤肖像》,鸣鹤卒后,缶翁并为之篆书墓碑。

《挽兰丐》是吴昌硕长歌当哭之作,闵兰丐是朝鲜人,客沪上,与吴昌硕交三十余年,吴曾为之刻印三百余石,不意正当英年,于甲寅(一九一四)病殁。云垂涛立风怒号,客星西堕山岧荛。聋我两耳忽听宫商调,乃是兰丐别我吹铁箫。遽闻悲音,吴昌硕想见别时洒清泪只恨弥留之际欠一面,情何以堪。对兰丐的艺术及其探求精神,吴昌硕深为赞赏,丐也画兰兼画竹,唯不画土笔尖秃。千秋不让所南翁,空谷孤芳自幽独。……缶庐完全不把他当外国人,而是像自己亲友一般,感情深挚如此。

河井仙郎和长尾雨山,作为西冷印社第一批日本社员,与吴昌硕也结有深厚友谊。河井师事缶老,为其弟子。吴昌硕有《赵悲盦书无款署为瓮庐赋》赠之。另有《为东友画双鹤》,题《墨梅图》等诗赠长尾雨山。

吴昌硕与水野疏梅和白石六三郎的交友形成其诗集中又一个高潮。疏梅因王一亭之介与吴昌硕订交(一九一〇),一则学画,再则成为极好的诗友。吴昌硕有《疏梅赠胡庐》、《水野疏梅见访即赠二首》、《水野疏梅索诗赋赠》、《疏梅游倦东归索诗三首》诸题赠和。吴昌硕极为欣赏疏梅长髯过腹,苦心为诗,诗极风格,疏梅之长髯过腹与吴昌硕的无须也成为有趣的对照映衬,其《疏梅赠胡庐》长古一首,更是以胡庐比兴,寄意深远:不悬市肆悬秋空,胡庐胡庐来自东。腰纤胫缩弯若弓,安得汉书稳置胡庐中?癖古博物疏梅翁,游屐著破诗则通。并由此联想到胡庐中藏的药,难医我国人心险诈之病,艾藏古绿丹驻红,吾国疲病医何从?诗具幽默,而内藏机锋。吴昌硕由此并画大幅葫芦,高藤巨匏,其势不凡,真有不悬市肆悬秋空之想,更题葫芦葫芦,尔安所职?剖为大瓢,醉我斗室之诗,其味尤雋。此皆由疏梅赠胡庐所引发。疏梅气味隐与酸寒亲,与缶翁君知吾如吾知君,以索诗成诗交,尤为难得。而白石鹿叟与吴昌硕也是友情弥笃,在沪建有六三园,吴昌硕晚年更喜盘桓其处,并为之题翦淞楼之匾,又作《六三园记》。甲寅九月(一九一四),经长尾雨山和友永霞峰之绍介和安排,六三园宴集,是日翦淞楼尽张予书画,游客甚盛,缶老与会赋诗。蜾扁之法打草稿,大写忘却身将老。但赏武梁祠画古人古树古飞鸟,不知王维师同同师浩。眼寄沧海田已成,心游泰山车既好。敢云握管驱蛟龙,若风遇箫斯为宝。南天纵有嗜痂癖,东友读之却谓笔笔寄怀抱,坡翁书法一例同意造。白石鹿叟开园林,酒徒历历坐洲岛。张之素壁聚目观,如一家言诗草草。霞峰道我涉清趣,维濠有鱼山有栲。坐论八法手奇痒,却恨持扇来求欠一媪。无端长风吁海表,胎禽舞雪寒皓皓。此时目中书画徒相?,娇首乾坤清气一切齐压倒。写得何其酣畅神旺。吴昌硕更有《白石招饮六三园遇大风雨》、《六三园即席》、《六三园樱花齐放约贞壮·一亭往游,叶娘鼓琴花下》、《六三园赠鹿叟》、《大谷是空招饮六三园》诸作。六三园一时成了中日艺术家交游之胜地,惜已毁于战事,只能从吴昌硕诗中去作遐想了。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地址:浙江安吉县城安吉大道2号 吴昌硕纪念馆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8 wcsjng.com.cn  浙ICP备09009970号
安全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