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Menu

 
鐞嗚鐮旂┒
论吴昌硕的诗(三)
作者:丁羲元  
发布时间:2015/1/20

⑼《吴昌硕诗手稿》

此手稿本,以毛边纸自订线装,共十三册,其中两册有沙孟海先生据谭仲修(复堂)序文之意定名为《石交集》。其余十一册为手写诗稿,其开本广狭厚薄皆无定式,为吴昌硕平素置于案头随记随写之诗稿草,故圈点删改甚多。其中多为吴昌硕晚年至一九二七年之作,杂以题画诗、自制联、人名地址、杂记、药方、户籍表、挽联等等,类如备忘录。诗稿经由不断修改,故圈改甚密,其中若干已选入后来出版之《缶庐集》,在诗题上用墨笔加钩﹙√﹚,或钤以朱文字小长印。而未选入诗集者仍有数百首,是吴昌硕最后数年之真实写照,极饶文献价值而具风趣。由家属捐赠于浙江省博物馆。我当于一九八一年至八五年,数往其处,细细校读一过。许多重要诗篇之原稿,以及如著名的《六三园记》,任伯年等去世时所写挽联、挽诗(特别注明任去世之时日状况),极有价值,而在后出版的《缶庐集》五卷本中所未録。因此,我亟拟据此手稿重新编定《吴昌硕诗集》,当时得到王个簃和沙孟海先生之赞同,并写定题签等,惜诸多冗杂,迄未完全编定。(如将此手稿影印出版,也颇有意义,甚望能促成之。)

除以上已刊和未刊的诗稿之外,吴昌硕有书写诗作或近作的习惯,还有大量的题跋、题画、刻印留有极丰富的资料,其中有若干是诗集和手稿中所未记的。因此,也可见吴昌硕诗作之繁杂多样,要窥得全豹,大非易事。综观上述,差可仿佛。

二、吴昌硕学诗甚晚,自云三十始学诗,五十始学画。因此也就带来他习诗和诗作的一些特点,其时他已经受了人生和青年时代的颠沛流离,战乱磨难,他已经有了较多的生活历练和人生感慨,这就是直接反映到其诗卷之中,有较多的生活内容和朴质的画面。同时也有了若干习气和负面的不足。

吴昌硕学诗,始于同治年间,影响他最深的为同里(安吉)施旭臣,名浴升,字紫明。吴昌硕在《石交集》中记其事云:余与孝廉交最深,自始学诗,从受诗法,每成一篇,即已就质。同肆业西湖二年,于诗略窥门径。故余接孝谦在师友之间。同治十一年(一八七二)秋吴昌硕赴杭州诂经精舍受业于俞樾(曲园)门下,习小学辞章,其时与施旭臣同肆业西湖二年,即一八七二年至一八七四年之间。吴与施为同里,想来赴杭也是由施旭臣推荐而同行。故施浴升后来为《缶庐集》作序,也谓余与昌硕居同里,学同术,又同好为诗。这已是吴昌硕学诗之缘起。在《红木瓜馆初草》中,有《甲戌重阳舟次吴江怀故人子明》、《送施旭臣孝廉北上》、《临别施旭臣》等篇,忆及先生西湖时堤畔自行呤,陶然乐有余的情景,正可见二人友情之重。甲戌(一八七四)秋,经施旭臣之引荐,吴昌硕在嘉兴杜筱舫之曼陀罗馆结识金铁老(树本)鬓眉皆白,有飘然出尘之慨,好为诗后在吴门,余同里施紫明孝廉偕余往访,索其诗,读终日。金铁老对吴昌硕影响甚大,尤其劝我学游还学诗,谓不知时负游屐二语,吴昌硕终身不忘。吴一生好交游和出游,如不知诗,岂非辜负大好游踪和绝妙好辞?因此,吴昌硕诗集留有大量交游和记游的诗篇,这与金铁老的示教有关。吴昌硕的诗中有《坐雨荷铁老》、《与铁老话旧》、《寓斎共饮招铁老》、《哭铁老》诸篇,在《怀人诗》十七首中,第一首就是铁老铁老诗如枯木禅,眇于情性出天然。商量听水听风去,满眼江湖同放船。吴昌硕与金铁老自甲戌(一八七四)订交,至丙戌(一八八六)铁老逝世,期间十二年。这十二年间,吴昌硕结识了许多金石篆刻,书画和诗歌的师友,其中对他深有影响的,在金石和篆刻方面,有吴山(瘦绿)、张绶衔、潘钟瑞、(瘦羊)、徐士骈、吴云(平斎)、潘祖荫、金府将等,在书画方面有胡公寿、任伯年、张熊(子祥)、吴鞠潭、顾潞(茶村)、蒲作英、杨伯润、陆廉夫等,而在诗文则有六泉山人朱正初、俞樾(曲园)、杨岘(藐翁)、凌霞(瑕)、张行孚、周作镕、谭廷献(复堂)、徐维城、毕兆琪、钱国珍和沈石友等。其中为近代最负盛名的艺术家、学者和收藏家,如任伯年、杨藐翁、俞曲园、谭复堂、吴平斋、潘祖荫等,对吴昌硕的艺术形成及其一生艺术道路起了极为重要的作用。

吴昌硕生于浙西僻乡,起于陇畝之间,从小童蒙就读,并不好诗书,而是独嗜金石刻划,有时掩卷在课桌下即试习篆刻,至老仍为吴昌硕所乐道。至青年时代,吴昌硕篆刻有成,并以此为交往,结识诸金石书画名家。他在西湖时,与陈殿英(桂丹)过从甚密,时余方学分篆刻印,数有请益,茂才口讲指画不倦(石交集)。后至苏州,得观吴平斋家藏三代彝器及秦汉印甚多因得纵观法物,于摹印作篆稍有进境(一八八〇)。时吴昌硕寄寓在两罍轩以《篆云轩印存》求正,吴平斋略为删削,更名《削觚庐印存》。同年并与杨岘订交,欲师事之而被婉却。癸末(一八八三)春,又为潘郑盦(祖荫)刻印数十万,潘氏并贻古铜器拓本多种,始一往见。由是吴昌硕的篆刻备受延誉瞩目。本来篆刻被文人视为雕虫小技,不过是余事、技艺。于是,吴昌硕结识许多著名文人学者之后,又发意学诗。至三十岁后,吴昌硕选择其人生道路,仍拟取诗书仕宦之途。光绪壬午(一八八二)经友人之荐在苏州作佐贰小吏,翌年又奉缴航海北行津沽,晋升为直隶州知州。次后多年往返苏沪和津沽间,自嘲为微官匏系酸寒一尉。直至五十六岁(一八九九)因同里丁葆元(兰荪)的保举,赴安东县任了一月安东令,从此弃官,退出其仕宦之途,而真正走向艺术道路。由此可见,吴昌硕一生有极为深刻的矛盾,也是为论者所忽的所在,即他的仕宦意识和生涯与其艺术道路的矛盾。吴昌硕之学诗及出版诗集等,正式拟走传统文人仕宦之途,但由于时代氛围的变化,个人仕途之坎坷,吴昌硕终于在一月安东县令之后,终结了他的仕宦生涯。(而在吴昌硕逝世后所发之讣文,仍冠以御赐福寿字,四频衔,江苏补用直隶州知州候补知县,署安东县知县附贡生昌硕府君之衔名可见仕宦品衔影响之根深蒂固了。)

吴昌硕自从施旭臣学诗后三年即有《红木瓜馆初草》,至丁亥(一八八七)十五年间积有约三百首而成《元盖寓庐偶存》,其于诗已自得。这在《石交集》中,自记与诸老交游之言词,不无喜形于色。如记徐维成一篇云:丙戌冬,余于役沪上,饮友人吴鞠潭家,始见徐韵生大令。年逾七十,鬓眉皓白,倨坐饮啖,与客无寒暄。既各散去,大令独留。时案上有余诗,大令翻阅,色然问曰:此谁作者?鞠潭以余告。大令怒曰:吾当询君以诗人,君不诚告,徒举盏盏者以塞责。有如此人,何不早使吾知?问余所在,即夕促鞠潭同过访。鞠潭请俟明日,大令不听,独携杖见过。时漏三下,闻有叩门声,问之不答。门既启,则有人随余人,昏黑中不辨面目。入室,忽大声曰:若吴某否?曰:。则拊余背曰:此来正寻汝者。视之大令也。谓余曰:顷相见,不知君能诗。今世为诗者多矣,如君实鲜。遂抵掌而谈,上下今古,至夜深始去,且约后会。余以公事羁滞,未即往报。甫半月,大令遂归道山。噫,释氏有因缘之说,若大令者,其贻前缘耶?萍水相逢,契合至此,虽承过奖,不可谓非知己矣……予读石交集,尤喜此则诗话奇缘,写得古色古香,类太史公笔法,复如《世说新语》之林,一种衰飒之气透出金石之间。吴昌硕之诗竟能叩动一位七十之长者深心,非要独自杖第于昏夜探访,与吴昌硕抵掌论诗,而赞其诗如君实鲜。一种自喜,自得复自负之情溢于行间。吴昌硕之交游非常成功,对其艺术之成长甚至有决定性之功。吴昌硕回首自己的仕途和艺术之道,曾说:自余策名微秩,十余年来,风尘奔走,德业不加进。每思之未当不悔。独幸所遇贤豪长者,往往契合,非伏处岩穴所能庶几,此则差足自慰矣。(《石交集》一八八七年记,谭献)。吴昌硕甚善于交往,类如今之广告,他曾说:非敢引公自重,然不可谓非受知,此语何等圆妙。吴昌硕之篆刻和诗篇,在交游中成了极有力的手段。故自丁亥《元盖寓庐偶存》抄本完成后,他请许多友人同好和名家长者为其作序,而以诗人自居了。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地址:浙江安吉县城安吉大道2号 吴昌硕纪念馆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8 wcsjng.com.cn  浙ICP备09009970号
安全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