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Menu

 
鐞嗚鐮旂┒
论吴昌硕的诗(二)
作者:丁羲元  
发布时间:2015/1/20

⑶《元盖寓庐偶存》(楷书手抄稿丁亥本)

此稿可称乙种本。为毛边纸自裁手订一卷,诗稿八十二页,序题五页,后附砚铭四页,页分上下,一面七行,行二十二字。此卷为楷书体,学锺太傅。该卷特点是多序跋,批注(朱墨双色,夹行·眉批甚多,且多钤印)。其中诗自《宿晓觉寺》至《除夕听雨达旦》共一百八十八题,二百七十一首,存一八七四年至一八八七年所作之诗。又后附砚铭二十四题。诗稿前有序七篇,其次为万钊(崔磵亭民)乙丑清明前三日(一八八九),郭傅璞(时客海上金峩行馆)乙丑如月抄(一八八九),谭献(仲议、复堂)丁亥十月二十夜(一八八七),崔适(一八八七),沈善经戊子正月(一八八八),马瑞熙丁亥八月五日(一八八七),凌瑕丁亥夏六月(一八八七),凡七人。诗卷后有邱含章乙丑孟夏(一八八九)题跋,又砚铭后有郭傅璞附跋(一八八九)。其题跋先后次第为:凌瑕、马瑞熙、谭献、崔适、沈善经、万钊、郭傅璞、邱含章。自丁亥六月之乙丑孟夏,其间二年。此诗稿原为谭复堂校读本,钤有复堂手校(白文),复堂平生真赏(朱文)印,尤其首页有仲议读(朱文)印,而在诗稿中留有诸多朱墨批语。此后经崔适、万钊、邱含章再作眉批,分别用眼如月(朱文),简孟(白文)和邱氏心迟(朱文)等印示之。吴昌硕自署诗稿元盖寓庐偶存,安吉吴俊昌硕,二甲种行书本题为吴俊昌石,可知昌石早,而昌硕晚后《元盖寓庐偶存》两种,原为王个簃先生所藏,后捐赠杭州西泠印社。我于一九八三年荷夏曾持个簃先生信函往访西泠,在湖滨快读。直至一九九四年纪念吴昌硕诞辰一百五十周年,西泠印社影印出版了这部诗稿,题为《吴昌硕早期诗稿手迹两种》,而未冠以原名,且将原稿题跋未録出,甚是可惜。

⑷《缶庐诗》四卷本

光绪癸已(一八九三)初版。吴昌硕的诗经过多年手稿抄本之后,在其五十岁正式于苏州以刻本出版。题名《缶庐诗》,共四卷,凡三二八首,由杨岘题签缶庐诗,坿别存,藐翁署,并于扉页题缶庐诗,光绪癸已春二月开琱,夏五月琱竣,七十五岁杨岘题。出版只有吴昌硕作缶庐诗自序,述及其学诗结集之由,有云积久成帙,无大题,无长篇,取遣寂寥而已庶无负良朋之鼓厉,与十余年学呤之苦心。其诗始于早年之《即事》,至《答吴彦复保初》,为其五十岁前所作诗之精选。自署安吉吴俊昌硕,序中则款署癸已春王月吴昌硕自记

《缶庐诗》初刻时,后附《缶庐别存》,自署安吉吴俊昌硕并作缶庐别存自序,为癸已春二月昌硕自题,亦有杨岘题缶庐别存,光绪十九年夏五月藐翁岘题。其中録吴昌硕癸已(一八九三)前题画诗”“邋碣集联”“砚铭三种。题画诗,自《荷花寄井南》至庚寅十二月初三夜题画梅,凡五十五题,五十九首诗,诗多长篇题记,颇多韵味。集联共六十八副,砚铭共十九则。《缶庐别存》后来又增补重刻,题画诗增为二百四十二首,为初刻时之四倍,可见其作画盛况之空前。

⑸《缶庐诗》四卷重刻本

《缶庐诗》在癸已出版后,也曾增补过,辛丑(一九0一)所刻四卷本,在第三卷增三首,第四卷增补一一八首,共四四九首。其版本有款云:苏城郡庙前谢文翰刻印

⑹《缶庐诗》八卷本

至一九二0年,由刘承轩续刻《缶庐诗》八卷本。刘氏后来又云缶庐诗乱前刻者四卷,承干为续刻四卷,前四卷仍如前,后四卷增诗四百十首,八卷共七百三十八首(五五四题)。一应体例仍如旧刻,用杨岘题署,昌硕自记并仍附《缶庐别存》(初刻本,诗五十九首)。八卷本分订五册。其诗自早年之《即事》至已未《除夕》(一九一九)。由此可知,《缶庐诗》自癸已初刻,二十七年间曾逐步增补复刻,自四卷本增为八卷本,可见吴昌硕于诗之苦心。

⑺《缶庐集》四卷本

至一九二三年冬吴昌硕又重新出版其诗,更名为《缶庐集》。改由郑孝胥题签,缶庐集,癸亥仲冬孝胥,朱孝臧亦题署集名,并有王一亭作吴缶庐白描小像。题序也不用昌硕自记,而请施浴升、谭献、郑孝胥、沈曾植、孙德谦、刘承干六人次第作序。卷下署名安吉吴俊卿昌硕,癸亥本为四卷,在《缶庐诗》四卷、八卷之内,大量删削,并增补新作,自《宿晓觉寺》至《贞壮示近作依韵》编次为四卷《缶庐集》凡四百七十四首。这一吴昌硕的自选本较之《缶庐诗》,内容和形式都有很大的改观。并且不再附《缶庐别存》。 

⑻《缶庐集》五卷本

吴昌硕晚年诗的创作和热情,不减当年,长调苦呤,手稿不断累积。至其辞世一九二七的三、四年间,又有数百首,故在一九二七年后又出版了《缶庐集》五卷本,共六百五十三首,即在前四卷之后,又加第五卷,自《舞我》至《昨梦》诗一百七十首。其末之《昨梦》诗,已在其逝世前不久,此七律中有一联云人颂寿翁宜饮食,自知泉路近晨昏,友人于案头见之,以为不吉,遂在手稿中为之删去。谁料不数日,缶翁即遂归道山,此诗之兆,其有以乎?

以上所述吴昌硕刻本之自《缶庐诗》而《缶庐集》之过程。由四卷本而八卷本,又增为五卷本之前后所变。或云,吴昌硕有诗集十一卷,吴昌硕逝世时之讣文中云游诗若干卷。其实从来没有出版过十一卷本缶庐诗。或者因《缶庐诗》八卷,加《缶庐别存》一卷,另《缶庐集》所增的四、五卷,如此综合,也许正可看为是十一卷。《缶庐集》也曾多次增印,其版印文字有黑、红、蓝多种用色,以宣纸印,分订两册。而自一九二八年五卷本后,至今又七十年,吴昌硕诗集未再出版,更未有新的版本,而其遗稿散落于各处,又因其不断从旧稿中删削,因此其诗作之全貌已很难尽窥。在《缶庐集》中所存六篇序文,有的早于光绪已丑(一八八九)即写就,如施浴升和谭复堂两篇,但在《缶庐诗》癸已初刻时并未刻入。当见有一种《缶庐诗》四卷,附别存,有施、谭二序,诗三百九十七首,亦为杨岘题字,但非初刻本,为后补刻者。其篇年混杂,最晚到庚子十二月(一九0一)曲园先生八十寿。最特别处是有施浴升、谭献两篇序,却无昌硕自序,其诗则删削,第四卷全为增补。又郑孝胥序于乙卯(一九一五)、沈曾植、孙德谦序于已未(一九一九),刘承干序于庚申(一九二0),但在《缶庐诗》八卷本一九二0年出版时也均未刻入,这一迹象,殊不解其意,吴昌硕有请名家和友好作序的习惯,也许他等待时机,拟出版其诗的全集,但也终未见成。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地址:浙江安吉县城安吉大道2号 吴昌硕纪念馆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8 wcsjng.com.cn  浙ICP备09009970号
安全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