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Menu

 
鐞嗚鐮旂┒
论吴昌硕的诗(一)
作者:丁羲元  
发布时间:2015/1/20

    吴昌硕一生以诗人自许,他于诗歌所投下功力和苦心,远胜于他用之于书画和篆刻。在他的时代金石刻划和绘画,仍被他看成是曲艺小技,而作诗才是列身文人和仕途之必需。吴昌硕生当乱世,又在穷乡僻壤之浙西小村,家境和环境都未能给他从小有很好的诗教。他学诗已相当的晚,自云三十始学诗。而终其身学诗相当勤苦,同时也从中获得无上的乐趣。当闻王个簃先生云,吴昌硕八十后仍日夕苦咏,有时中夜得句,辄披衣而起,家人防其伤身和感冒,将其诗稿暂藏起来。某日,家人又劝他别写诗,吴昌硕竟发起脾气,以八旬高龄,却倒卧在地板上,不肯起来。其子吴东迈大为惊恐,最后急着连夜去请朱疆村来,反复疏解劝说,才算了事。吴昌硕仍是我行我素,咏呤自乐,直到八十四岁重阳登高,在华安层楼雅集,他第一个赋诗交卷,其敏捷也如此。这是他去世前两个月,而临终仍有诗作。在七十岁后,他已很少奏刀篆刻,八十岁后,作画对外也称封笔,但咏诗,却是终其一生,乐此不倦。因此,在吴昌硕艺术中,诗是第一位的。吴昌硕本质上是诗人,他在一八八六年四十三岁时一首《赠内》诗中就极为自得地云:平居数长物,夫婿是诗人。但是,吴昌硕并未真正走上诗人的道路,在近代文学史上也并未占有真正的地位。而在同年(一八八六)开始,他却走向绘画生涯,渐渐的将诗、书、金石与绘画贯通一体,在中国绘画上成就了近代的海派巨匠。而诗,是吴昌硕艺术的一种动力,要研究其艺术,就必须要注重和研究他 的诗。在这方面,几乎还付阙如。我在一九八四年杭州西泠印社纪念吴昌硕诞辰一百四十周年的学术报告会上曾专题论述吴昌硕的诗,忽忽十四年前事了。今年应日本友人之约,拟就吴昌硕诗的有关问题作一广泛的评述,对吴昌硕的研究是不可或缺的吧。

一、吴昌硕的诗,是十分庞杂的存在。他的诗至今还未有准确的统计。见于各种已出版之诗集,约有一千一百首,而散见于手稿和各种书画题跋上,也有近千首,因此可以说,吴昌硕存世之诗作,约在两千首之,这已是相当可观的了。他最早的诗作在甲戌(一八七四年)年,三十一岁,至其八十四岁逝世,期间五十四年的创作期,以两千首之作,也是甚为辉煌了。其创作慾之郁勃,几乎无时不在,诚哉惊人。

吴昌硕的诗集,在他生前和身后,出版和手抄,有多种版本,兹略作一述。⑴《红木瓜馆初草》(手稿本)

⑵《元盖寓庐偶存》(甲种壬午本行书体手稿)

⑶《元盖寓庐偶存》(乙种丁亥本开书体手稿)

⑷《缶庐诗》     (初版,一八九三年春)

⑸《缶庐诗》     (再版,增补四卷本)

⑹《缶庐诗》     (增补八卷本)

⑺《缶庐集》     (四卷本,一九二四年)

⑻《缶庐集》     (五卷本,一九二八年)

⑼《吴昌硕诗稿》 (十三册手稿,其中两册为石交録十一册为诗稿) 

以上诗集九种,均为线装手抄或木版本(不包括以后铅字排印本,如《缶庐集》)兹再择其要者略释之。

⑴《红木瓜馆初草》

线装十三页手稿,所録甲戌(一八七四·同治十三年),乙亥(一八七五·光绪元年)之诗,凡五十六题,六十六首(其中末章留自未録诗,故实存六十五首)。这是吴昌硕最早的诗集,三十一·二岁之作。但卷首《登吴山》及《葛岭题壁》、《葛岭怀古》诸篇,应是吴昌硕赴杭州诂经精舍时之作,则在一八七二年(同治十一年)重阳,吴氏三十岁,是他最早的诗了。而末篇为《登故鄣城》,只留一句云:塔势矗遥空。该诗集所録多为吴昌硕在家乡鄣吴和梅溪一带的生活咏呤。题为《红木瓜馆初草》,盖因苏东坡诗梅溪木瓜红胜颊而寄意比兴而来。集中有《红木瓜》两二首,其一云:凛凛秋气生,落叶随风播。园中众芳寂,木瓜红个个。孤根未摧朽,露滴朝霞破。嫣然竹篱旁,盛之白玉盘,烹茶宜坐卧。木瓜色香之美及其茁壮的生命力,都可想见吴昌硕青年时代的遭际和环境,是他的自喻,也是寄托,所以吴昌硕用以铭其书斋曰红木瓜馆,而有此诗集。

《红木瓜馆初草》,为六泉山人评点本。六泉山人朱正初,是吴昌硕芜园时代的友人,关系应在师友之间,故吴氏第一本诗集经有朱正初评点。朱正初,其居处为六泉村(现名尺五村)其地离安吉县城不远,村北有高耸之六泉山,村东为铜苓关,可谓形胜之地。据云有六条泉水汇于村中之大溪,故名六泉村,因号为六泉山人。朱氏从太平军中逃归,因兵乱所迫,又逃到友人安吉施旭臣处,吴昌硕遂与之订交。后来也应邀住在吴昌硕芜园,成为诗友。朱正初长吴昌硕十三岁,卒年不详。吴昌硕在《元盖寓庐偶存》中有《坐雨同六泉山人朱正初》、《赠六泉山人》二首。后一首选入《缶庐诗》(卷一),改为《答六泉山人朱正初》,为一八七四年在芜园作。此诗写得粗豪入味,甚有境界,诗云:铜苓开头独往远,六泉门径久萧间。青萝补屋宜藏月,红叶漫天坐看山。雨地牵怀儿女小,一身行蹟鬓毛斑。劝君莫动思乡念,来共芜园屋数间。诗中写出六泉山之胜,红叶漫天坐看山脱口而出,极为自然,最后邀朱正初访芜园共住,友情弥重。予曾因此诗而于十年前往访其地,并访朱正初的后人其孙朱松涛,又听友人匡德鳌介绍种种,恍如隔世。吴昌硕后来还有《寄六泉山人》(一八八四年重阳于苏州)和《怀人诗》(十七首之七,《六泉》)二诗,中有六泉山下涓涓水,洗得诗肠彻底清之句,其诗情友情纯真如此。朱正初在《红木瓜馆初草》扉页有意总评,君艺从古诗入门,气味深长,声调超越,自是不凡之品。工时调者,定当望而却步。另有眉批二十二条,如《红木瓜》批云:古雅清切,得未曾有,《梅溪后山寺访篱尘和尚》,品评为纯乎右丞,几不能辨,皆言简而点击其要。吴昌硕诗稿不断编集,不断删补,故《红木瓜馆初草》中诗,只有几首选入后来的诗集,至《缶庐集》中只选两首《宿晓觉寺》和《龙安院寻竹逸上人》(即《梅溪后山寺访篱尘和尚》),置之卷首。

⑵《元盖寓庐偶存》(行书手抄稿壬午本)

此手稿有两种,一为行书体,学王觉斯,用芸兰阁笺纸,一页两面各八行,行十六字,诗稿共二十八页。此为甲种本,诗稿中无批注。扉页为徐康题赠吴昌硕诗,五言古风,款题光绪壬午上已小诗奉赠香圃仁兄大人,以志倾倒,即乞是正,窳老弟康拜书。集中存吴昌硕一八七二年至一八八二年(壬午)年诗,自《即事》至《赠茶磨山人汪岂》凡七十九题,九十八首。诗集署名为安吉吴俊昌石,诗稿名为《元盖寓庐偶存》。元盖者即玄盖,就是天目山。吴昌硕故乡安吉鄣吴村,其地近西天目山,故其先世多有以天目之胜名诗集者,如吴昌硕十二世从祖峻伯诗集名《天目山斎岁编》,十一世从祖吴稼竳(翁晋)诗集名《玄盖副草》,其祖父吴渊诗集《天目山房诗稿》,都以天目山为本,而吴昌硕父亲辛甲,也有诗集《半日村遗稿》。可见其诗书传家,代有风习,而且皆以家山之胜,以命诗集,以示不忘故土之意。其父诗集之半日村,即鄣吴村,因鄣吴村多高树密荫,飞鸟翔集,几乎半天不见日,所以有半日村之名。吴昌硕以元盖寓庐偶存来命诗集,也大有祖风,一脉相承之意。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地址:浙江安吉县城安吉大道2号 吴昌硕纪念馆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8 wcsjng.com.cn  浙ICP备09009970号
安全联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