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ash Menu

 
鐞嗚鐮旂┒
苦铁道人梅知己—喜读昌硕先生『墨梅图』
作者:卢炘(中国美术学院教授)  
发布时间:2015/1/20

    吴昌硕先生是开金石大写意画的泰斗,此幅「墨梅图」是其晚年精品佳作。瞻仰此作老朽冒寒怒放,墨酣气足,用笔老辣如蛟龙,不同浓淡的三杆梅枝姿态多异,又呈斜势向右上直冲云天。真可谓「苦铁画气不画形」,气势逼人不饶人,是「写」是「扫」,天然自得。昌硕老人素以大胆淋漓,夸张用笔见长,并与其无与伦比的金石书法功底将中国画导入了现代意境。此图全用大篆草书笔法,正如其一诗所云:『蜾扁幻作枝连蜷,圈花着枝白壁园。』本图题诗中亦有『羊毫秃如垩墙帚,圈花颗颗明珠圆』之句。学术界推崇吴昌硕这种创新精神,收藏界也常常以极高的价位给予认可。

    说来吴昌硕与梅花特别有感情,家乡安吉屋后有个小园名曰『芜园』,有竹有梅,他年青时年植的梅树,就有三十多株。他总喜欢在其中静静地观赏。梅兰竹菊四君子作为画材以后常出现在他笔下,犹以梅花画的最多。他与梅最神往,有过不少小故事,他自己也说『苦铁道人梅知己』。梅是美好的,尤其是这么美好清纯的花,花朵虽小却能不畏严寒,给人的精神力量极大。

    昌硕老人自一九一三年定居上海至一九二七年逝世,这十四年是创作高峰期,此幅墨梅作于一九二0年,正当其时,中气很足,无丝毫衰老之迹。幅中所题长款一气呵成,书法老练雄强,气势非凡,与画相得益彰。题款为一首咏梅诗,全诗如下:『叶根咬不得,枯肠生杈枒,吐向剡溪藤,即作罗浮花。罗浮山隔数千里,顷刻飞来雪色纸。铁虬屈曲蟠墨池,缟衣翩翩舞仙子。老夫画梅三十身,天机自得作师传。羊毫秃如垩墙帚,圈花颗颗明珠圆,成写换得玉壶酒,醉看浮云变苍狗。明朝更写百尺松,海山风来怒如吼。』诗下有六个字不知情者十分费解:『闻韵诗人笑笑』,原来其中又有一则故事。

    在作画题诗当初,诸闻韵是他请来给孙辈上课的家庭教师,诸闻韵不过二十五岁,年青人能写点诗,又在向老人学画,原来就是安吉的亲戚。他侍奉老人作书,见书至「老夫画梅三十身」,笑了笑道:『公公侬写错了,应是老夫画梅四十年了。』老人不但不生气,反而加写上述『闻韵诗人笑笑』六字,足显诙谐之意,后人从中亦可觅得其中亲情。更没想到的是,此画当即就送给了他。诸闻韵将此悬挂于安吉老家的新屋中堂,珍爱之至。抗战时诸闻韵随国立艺专退避沅陵,也曾将此作为教材典范让学生临摹,不少老学生见过此作。此画流传又频添出一段佳情。「墨梅图」既是一件艺术品,又是一件颇有内涵的难得的文物。                         

上一篇: 没有了
下一篇: 没有了
地址:浙江安吉县城安吉大道2号 吴昌硕纪念馆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8 wcsjng.com.cn  浙ICP备09009970号
安全联盟